华夏幸福悄悄优化,落潮风起,谁在裸泳?

转自 :木卯财经 原标题《某夏幸福也开始优化了,这次落潮还有谁可能在裸泳?》

这两天获悉,某夏幸福正在进行员工优化,据说幅度挺大。该来的最终还是来了。早在跟某险资签订对赌协议的时候,就已经为今天埋下伏笔,只是受疫情影响,加速了这一天的到来。不过据说老板的遣散补偿依然是之前的风格,大方!

新一轮行业大洗牌悄然开始了。

这是继2019年行业温和调整后,在疫情黑天鹅刺激下,加速调整的开始。

对于某夏幸福的此次调整,有知情网友深刻剖析过其根源、来龙去脉。

据知情网友剖析,曾经一度辉煌、不可一世过的某夏幸福,走到今天一步,也是被接二连三的若干“黑天鹅”多种因素冲击后的集中爆发:

1、自身业务模式受困,撞上大环境“变天”。

众所周知,某夏幸福的核心业务模式是产业新城造城,低成本圈地、一二级联动(基建开发+产业招商+配套住宅开发销售)。大家知道,产业新城一二级联动属于长周期项目,开发周期普遍最少10几年,并且需要前期投入相当的资金做一级土地整理帮ZF做基础设施改善环境和配套,才能招商引资,而后才能做配套住宅土地开发。这就是他们自己总结的“产业新城运营商”模式。

这曾是他引以为荣的商业模式,认为全国各家无可比拟,曾一度在央媒、机场、高铁等高端场合到处喊着“全国县域新型城镇化建设引领者”的口号。

但近些年,尤其是2017-2018年以来,遭遇全国范围内地方ZF债务整顿,地方ZF大量公共设施、基建业务结算支出暂停整顿,某夏幸福的一级开发业务回款遇阻,业务后续难以持续,身受重伤。

2、拿地布局不顺,大伤元气。

众所周知,某夏幸福的大本营是在环京,也是曾经让他赚的盆满钵满的宝地。在环京除了当地的土霸,就是他,舍我其谁的底气!

据说,Da-Da去“千年大计”实地考察时,画圈、还没公开的时候,所到好几处,旁边都有人低声说,这个地方已经和XX公司签开发协议了、那个地方也签了协议了……。据说,当时场景很尴尬,随后在sheng级最高级别会议上被点名。ZF关系这块,基本画上句号了。

而当时(清楚地记得日子是3月23日)某夏幸福正在骄傲地用PPT课件四处宣讲他的“产业新城开发运营”蓝图。

事后,随即4月初,懂规矩的某夏幸福马上发表了公告重申:“坚决拥护guo-jia战略,坚决服从guo-jia的总体安排……”(此处可以网上公开查阅,敏感词较多,不便多写)

另外,除去此事不说,2017年3月份开始、6月份升级的“环京大限购限贷”政策,让其原本重仓、回血充足的环京区域市场瞬间速冻,导致环京大本营的造血能力瞬间被停滞,当年下半年曾经找买主,四处甩卖手中的土地资源,接手的人不多,偶尔有接手的房企,也相继掉进坑里了(其中不乏,万科、大碧桂园等龙头)。

而这种独特的业务模式在布局上,对某夏幸福来说,仅适合环京这样的核心城市与周边区域经济存在大落差的地域。其在长三角、珠三角等区域经济相对均衡的区域,水土严重不服;环武汉、环成渝等城市布局,也未见明显成效。

3、 风险投资业务遭遇重大打击。

据知情网友透露,某夏幸福集团旗下的知合资本投资了诺维信、众泰汽车等产业项目。

但大家都知道,2018-2019年的贸易战,中兴等国内的信息相关产业受到冲击。诺维信的大客户正是中兴,中兴停滞导致诺维信的LED屏停产;

国产汽车品牌众泰汽车大家也都知道,曾经一个季度仅销售两位数车辆,关停了威海等不少车间生产线。某夏幸福的汽车产业投资,也基本颗粒无收。

4、资本的凶残。

与险资的对赌协议,终究没能让他咬牙坚持到最后,加速了这一天的到来。资本的趋利性是无情的。根据对赌协议,某夏幸福2018年度-2020年度三年的净利润增长率应分别不低于30%、65%、105%,也就是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14.15 亿元、144.88亿元、180亿元。否则,该房企业将对险资企业进行现金补偿。

很显然,某些幸福预测实现有难度。

据说,本次优化裁员名单都是险资爸爸亲自拟定的,没让华夏的人拟名单。

楼市潮起又潮落,这次是谁在裸泳?

这两天的某夏幸福不是个例,年前至前两天也都有几家爆出资金链断、裁员、降薪新闻。其实,现在各家也都在憋着一股劲,看谁能熬过这段黑暗。

历史潮起潮落,江湖起伏征战。

中国的地产与上下游产业,在经济发展与社会变革的历史长河中,每一次潮起潮落,都有人因“裸泳避不了羞”而没落,也有人趁机下海混浪而崛起。潮起潮落,起起伏伏,分分合合,就成就了行业江湖蓝图故事。唇亡齿寒,关联产业也随之潮起潮落。

15年前,房地产“招保万金”是众多毕业生梦寐以求、挤破脑袋要进的大公司。

那时候,万通地产、SOHO中国、华远地产、阳光100在首都北京乃至北方还都是响当当的招牌,威风凛凛。如今还在从业的地产老兵们估计对这些名字还记忆犹新。

那时候,恒大还叫“广州恒大”,刚刚走出广州,开始全国攻城略地;

那时候,现今的祥生还只是无名小卒,中梁地产离诞生之日还有3年之久……

2008-2010年一场金融次贷危机,成为了一次行业分水岭。

那一年,也是鼠年,全球房地产业一路亢奋。然而,风云难测,一场金融次贷危机突如其来、席卷全球,恒大命悬一线,差点儿没活过来,后因以周大福的郑裕彤领衔的一众外资帮扶,起死回生,才有了后来如今的“恒大集团”,又是资本的力量。而如今,行业龙头成了“碧恒万融”。

从15年前的“招保万金”,到如今的“碧恒万融”,下一个5年会变成谁?

资本可以助你活的很好,也可以随时抛弃你,就看你和资本爸爸是不是一条心、能不能跟上资本爸爸的节奏。

一次次行业洗牌就是这样平静而凶残。

那么问题来了,

问题1:这次潮水退去,还会有谁可能是在裸泳?

问题2:对企业,泳裤是什么?面临突发危机时的护城河呢?

当然,如果哪家无底线、不在乎那点点遮羞布,就不存在泳裤一说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